蒲熠星 | 我改变过我自己

蒲熠星 | 我改变过我自己

蒲熠星

他是曾经成功擂守 6 期,称霸《一站到底》的“战神之神”,是《明星大侦探》不可或缺的常驻嘉宾,也是虎牙直播的人气游戏主播;有人说他在节目里是“莫得感情的答题机器”,有人说他录综艺时“既热血又温柔”;也有人一提到他,哦,阿蒲啊,为何他明明可以靠脸吃饭,还那么努力认真?!

蒲熠星是个自律和节制的人,追喜欢的美剧,也只一天看一集,他骨子始终透着专注和认真,清楚自己想要什么,每天会在内心跟自己打卡——这大概就是蒲熠星所有“人设标签”下的共同点。

但于他而言,标签到底是扁平化和片面化的,人却是复杂而多面的,他说“希望有一天,别人也许不认识我,但认识我做的东西。”

蒲熠星 | 我改变过我自己

蒲熠星

我发现,价值感是非常重要的

刚毕业时,蒲熠星做了一个自认为最适合的选择:文娱行业的风险投资人。那一年里,他“明显地感觉到自己写报告的水平,以周为单位在增长,但是价值感是缺失的”。的确,毕竟商业逻辑和内容创作所考虑的,有时候是完全矛盾的两个方向,并非不好,而是与他的初衷不太一样。他开玩笑地说,“以后万一赚了钱,就可以自己喜欢什么投什么,再养一群自己欣赏的游戏制作人。”说到这,大家就一起笑。

回想那段时间,每天熬夜赶报告,周五夜里赶晚班机,去长沙录节目,周一凌晨再赶早班机回北京,打车去公司开晨会。刚开始,面对这种生活状态,蒲熠星觉得自己很厉害,“我的生活可太丰富了,我可太充实了!”但是坚持了一段时间之后,渐渐发现不行了,不是因为疲劳和奔波,而是因为“没有价值感”。“面对价值感的完全缺失,可能每个人坚持的时间长短不一”,蒲熠星冷静地分析道,对他而言,一年是极限。

经过这一次,他意识到自己可能并不那么适合做金融,至少是那个阶段不适合。并且,作为一个所谓的”过来人“,一位学长,蒲熠星非常想对刚步入社会、刚工作的小孩子们说:“可能有很多原因,让你们坚持或离开一份工作,价值感这东西,是非常非常重要的。”

蒲熠星 | 我改变过我自己

蒲熠星

更大的世界在内容里,让人沉醉

输出好内容,就是一件极具价值感的事情。而所谓好内容,就是可以打动人、触动人心的东西,也许是小说,也许是影视剧,也可以是游戏,蒲熠星常常在直播时,跟大家分享自己对游戏的思考,因为好的内容是一个更大的世界,值得不断深挖和探索。

有一次,他刚看完新海诚的《天气之子》,一个很常见的故事:“主角为了一个人去对抗全世界”,和大多数人一样,蒲熠星也感叹着“爱情真伟大”,但如果不是之后的一次剧本杀,蒲熠星的感受仍然停留在“感动”和对主角的敬佩之中。

那是一个“古装本”,蒲熠星当时的角色是一位失了忆的大将,这名大将完全不记得自己曾辅佐过君王,所以他是如何影响了君王,在他的故事里,是一片空白。带着这片空白,大将和君王在一个关键节点,做出了不同的选择:君王选择江山,大将选择了美人。于是,君王继续孤军奋战,大将带着美人知己归隐田园,过上了幸福的生活。很久之后,大将突然得知君王因为政变而死……

“我当时内心受到了极大的震动”,蒲熠星回忆起来仍然有点儿激动,“我觉得我瞬间就明白了大将的感受,我似乎跟他融为一体,他的后悔与内疚,我都切身体会着,如果我当时也选择江山,留在君王身边,那他可能就不会死。这可能就是所谓的命运。”

所以,再回过头来去看《天气之子》,就多了一些普通观众感受不到的东西。“因为这类作品,肯定不会给观众展示,被牺牲掉的世界是什么样子的,只会给人看好的一面。当你真的成为那个选择的人,你亲历了这份选择,看到了被牺牲的世界,你心里的感觉是不一样的。这可能就是优质剧本杀的魅力所在。”蒲熠星如此感慨着。

至于他曾经对着镜头,对着世界喊出的那句“如此年轻的我,想要改变世界!”现在的他,却淡淡一笑:“那个时候,我处在很中二的状态,当然我现在也很中二。因为后来我发现,每个人生活在这个世界上,一举一动都在改变世界。”

蒲熠星 | 我改变过我自己

蒲熠星

Q&A:

你大学学的专业是什么?

蒲熠星:本科是南京大学的保险专业,后来又去了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商学院,金融硕士学位。

你所认为的学习是什么?

蒲熠星:学生时代的学习,是被动式的学习,要学什么都是老师和学校安排好的,那时候也很简单,看完所有参考书、做完所有习题,就是“做好考试的准备”了,但到了大学,我发现就完全不一样了,没有人告诉你需要学习什么怎么学习,你需要自己主动去思考,所以我的转变从大学就开始了,再后来进入社会,就更不一样了,根本不会有“完美的准备”,因为所有的事儿都是在你还没有准备好,就要做出决策,所以需要更主动地去吸纳和思考新的东西。另外,写东西对我来说也是一种学习,因为输出观点的前提,是你非常清楚你要表达的东西。

对你触动很大的一部作品?

蒲熠星:电影《熔炉》算是一个,因为它我开始写影评开公号,后来看《黎明将至1987》,我写影评写了整整两个月。那部片子讲的是韩国民主运动的高潮,为了写影评,我还看了很多相关作品和资料,看的时候很沉重,也很难受,写的时候也是。

对自己问一个问题。

蒲熠星:我想问问年少青葱时的自己:为啥要说与内心和解这句话?内心和解,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儿?

关于作者: 都市精品生活周刊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