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太平洋》:剔除内核的纯感官视效

 《环太平洋》:剔除内核的纯感官视效  从去年年尾盼到今年年中,从暑期最酷到没有之一,《环太平洋》在我心目中的量级就放佛这巨大的怪兽和巨大的机甲,根本无从测量。当期待变成现实,当现实尘埃落定,有时发现有时的乐趣可能就只在一个念想。有个念想,好比活着有个奔头,这便成了热爱电影的意义。有意思的是,热爱的电影越多,留下的遗憾越多,可是,翻来覆去,让我们重拾念想的电影又有很多,周而复始,反反复复,最终留下的,就只有习惯。习惯是为自然,自然寻得领悟,以至于,在一场聒噪的大战之后,我思考的不是机甲和怪兽,我再一次心疼那人类辛辛苦苦建造起来的高楼大厦,同情那里面不知道上班还是下班的人类,放佛只有楼宇瞬间崩塌,人类如受惊仓鼠一般躲入断瓦残垣的缝隙,才显示所谓出浩瀚鸿篇的意义。

不只是变节那么简单

看言情小说对双鱼座人真是致命的,这个道理我从 10岁时就知道了。这么多年过去,心智也算成熟了,结果因工作需要看了海岩的小说《一场风花雪月的事》后,还是深深地陷进去了。并顺便重温了当年老徐的那版电视剧。所有的这些前戏,貌似都是为了看高群书的电影版而做的准备,以至于在大银幕上看到杨颖和在熙的对手戏时,会觉得很有亲切感,似乎吕月月和潘小伟再次灵魂附体于他们俩,我期待他们俩能够改写悲剧,又不敢太期待,因为如果是真爱,活着的那个只会更加痛苦。这一段温故的经历,也让我在看片时有了更多角度去感受电影版为顺应时代发展所做的那些改变,比如北京变深圳、逃亡路线从一路向东变成一路向西、香港黑社会变韩国黑帮等等。这些改变注定了吕月月与金正熙的这段孽缘,与吕月月潘小伟的不一样。

守护心中的世外桃源—《光辉岁月》影评

     大漠深处,宁静峡谷,马车碾过山路的声音,在小小的谷内连绵不绝的回响。人们在黄金峡安详宁静的生活着,没有战争的纷扰,没有尘世的喧闹,一切看起来是那么的完美。也许正因为这世上没有真正的完美,所有总要有些什么事情让它破灭、消失。

中国恐怖片的模式

  在这样一个很有趣的中国电影环境下,中国恐怖电影一直在都如同都市村庄才有的楼间距间艰难匍匐爬行。而且在中国观众对恐怖片强烈的需求下发明了一种独特的爬行姿势。虽然我只在电影院看过两部国产恐怖片,一部是在两年前看的午夜心跳,一部是刚看过的这部枕边有张脸,但是我大概能够总结到中国恐怖片的拍摄模式。这种模式能安全的避开有关部门的审查,并且满足广大群众,尤其是情侣或者约炮者的需求,达到圈钱的目的。当我听到电影院里此起彼伏的尖叫声时,我觉得,如果没有那两堵墙,依靠中国历史悠久积淀深厚的鬼文化,中国恐怖电影可能会成为一个独特的,蓬勃发展的文化输出品。

《圣诞玫瑰》:它削减了李静的“精彩”人生

《圣诞玫瑰》:它削减了李静的“精彩”人生文/灰堆南 上映才不到十天,《圣诞玫瑰》在影院的排片量已经少得可怜,而在很多影院干脆早早的下线了。说实话,一听到这个片名的时候,我也没什么兴致看。圣诞玫瑰是什么东西,大夏天的离圣诞那么远,玫瑰又是如此的庸俗。相信这个不吸引眼球的片名,让这部即使有郭富城、桂纶镁、夏雨、张震这样豪华演员阵容的电影,流失了不少观众。这几个演员,我还都挺喜欢的。另外,这是杨采妮的导演处女作,虽然我对杨采妮没什么感觉,但对处女作一直情有独钟。再有就是电影的性侵题材,也吸引了我。